渣书渣书

鲜衣怒马少年郎,板子噼啪泪两行。

第十三章

《峥嵘》第三部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军校的大四生不比普通的大四生清闲,面对他们的依旧是繁重的功课和练不完的体能,更何况是侦查指挥这一专业。

  课后休息,周镇南正掏出手机想给周定北发个消息,被迎面而来的教员章达逮个正着。

  章达速来是极其严苛之人,因为他带的侦查指挥的学生,是整个陆军军事学院里训练最辛苦,也是最好惹事的学生。

  在非休息时间使用手机,是章达明令禁止的。

  周镇南原本只想给弟弟发个消息,没想到不仅被拉黑了,还被章达抓到了,连累了他的好兄弟陈骁一起被罚了一个十公里。

  陈骁只是被连坐的,跑完十公里后,章达就放过了他,只留下周镇南一个人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罚站。

  薛青松找周镇南半天都没找到,不料居然在章达的办公室外面看到了正拔着军姿的周镇南。薛青松冷哼一声,推开门进了办公室。

  “章教啊,我这儿有点活,借你一个学生啊!就门口这个吧,上回用的挺顺手的,哎,这孩子犯错了?”

  薛青松是退休了被反聘回来的老教授了,多年的军校执教生涯,早就是桃李满天下了,章达自然是十分尊重的,他看到薛青松,连忙站起来道:“哦,薛教授,小事小事,这小子玩手机被我逮个正着,您带走就成。”

  “谢谢章教,用完了就还给你。”

  “您太客气了,周镇南,进来!”

  周镇南进了门,看到来人是薛青松,顿时后脊一凉,心想,坏了!

  果然,跟着薛青松到了他的办公室,老爷子就直接发难了。

  “周定北呢?”

  周镇南不敢再瞒着了,只好老实回道:“回您的话,周定北没有考军校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薛青松一脸的不可置信,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喝道: “这么大的事,你们就是这样瞒着我?他跟我说填了军校的志愿,这是怎么一回事?周镇南,你给我老实交代,别以为你不是我亲外孙,我就没资格打你!”

  周镇南又惊又气,心想周定北啊周定北,你是真的胆大包天,你爸都不敢大声跟薛爷爷说话,你倒好,居然敢骗薛爷爷!

  “您别生气,是小北自己他不想考军校,叔叔说由着他去,让我不要管他。”

  “周枫杨这混账东西!”薛青松听了这话,气得直拍桌子,“小孩子不懂事,他也不懂事吗?你呢?你也不管你弟弟?”

  问到这儿,周镇南将这两年与周定北的状态一五一十交代了个透彻,甚至将两人互相把对方拉黑都和盘托出。薛青松越听越上火,指着周镇南的鼻子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你,你给我等着!”

  说完薛青松摔门而出,过了十来分钟,才不知从哪里寻得一柄戒尺,气势汹汹地提着走了进来,毫不避讳他人的目光。

  锁上门,薛青松扬了扬手中的戒尺,道:“今天这顿打,我替你爸教训你,打完了,自己打电话回去认错,至于你爸什么态度,那就是你们父子俩的事了!”

  周镇南看到薛爷爷这个架势,知道今天这顿打是不挨也得挨了,不过他倒是更加释怀了,周定北这件事情上,他的确是错得离谱,犯错受罚,周镇南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“你们家挨打什么规矩?”

  “不准挡,不准躲,深刻反省,不许求饶。”

  “规矩不错。”薛青松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打哪儿?”

  问到这儿,周镇南脸红了,军姿也显得不那么标准了,他喉结翻动,双手抠着裤缝,在薛青松炯炯有神的目光下,终于败下阵来,垂下眼眸,低声道:“打……打屁股。”

  “不丢人?”

  “丢人。”周镇南如实回答。

  “知道丢人,还敢犯糊涂?我看是你爸打得太轻,周枫杨犯糊涂,你也犯糊涂,教得定北也跟着你们犯糊涂!今天我先收拾了你,再找周枫杨算账!”

  周镇南哪里敢回话,小叔天不怕地不怕,有时候连他爸都敢怼,就怕薛爷爷,他一个小辈,更不敢造次了!

  “过来,趴桌子上!”

  周镇南顺着薛青松的指示走到桌子边,双手撑在桌子上,却被薛青松摁住了后背,然后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,将他整个上半身都摁在了桌面上。

  “薛爷爷!”

  周镇南只觉得羞愧难当,他虽然从小挨到大,但是这种像是小孩子一样趴在桌上的姿势,他是第一次!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我,我能撑得住,您让我起来吧!”

  薛青松将戒尺贴在周镇南翘起来的那处地方,道:“能撑得住,说明没打疼你,果然还是年轻气盛,想要留面子,就要有不犯错的能力!”

  周镇南不敢再说话,只是逐渐变红的耳垂暴露了他的内心。

  “守好你家的规矩,不准挡,不准躲,不准求饶!”

  说完,薛青松抬起了胳膊,对着周镇南那处用力挥去。

  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周镇南猛得抬起身子,又无力地摔回桌面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疼!

  周镇南疼得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,如果说刚才让他趴着让他很羞愧,那现在他就应该感谢薛爷爷让他趴着了,因为他觉得撑着,可能真的守不住不准躲的规矩。

  薛青松并没有停顿多久,痛感刚翻滚着侵袭周镇南的四肢百骸,戒尺又源源不断的砸了下来,周镇南认命般的趴在桌面上,握紧拳头,咬紧牙关,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挡,不去躲,不求饶。

  才挨了这么几下,周镇南才突然明白,为什么叔叔这么怕薛爷爷了,声如洪钟,力拔山兮,这哪里像是一个退休被反聘回来的老年人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感谢大家的支持!比心心!!!

500赞走起来!!!!!

《麻辣香锅》

秦澈:男,秦家二子,年龄24(主角)

浩子:男,混吃等死夜班网管,年龄19(主角)

秦霈:男,秦家长子,年龄30(配角)

沈怡宁:女,秦澈妻子(龙套)

欧阳菁:女,秦霈妻子(龙套)

警察叔叔:男,35岁(龙套)

女房东:女,45岁(龙套)

网吧老板:男,40岁(龙套)

第一幕:

浩子的出租房

【敲门声】

浩子:【烦躁,嘀咕】靠你妈!敲个鬼门啊!【大声】来了!别敲了!

【屋子里踢翻易拉罐的声音】【开门声】


浩子:【不耐烦】你谁啊?找错人了吧?


秦澈:你好,我想租房。


浩子:【无所谓】进来吧!一个月1200,西边那个屋子是你的。卫生间厨房客厅共用有意见吗?不准带陌生人回来,哦,最重要的是你要负责打扫卫生!没意见的话,我给你合同!


秦澈:【皱眉】你这是猪窝吗?呵!够乱的啊!怪不得要找个打扫卫生的。


浩子:【不耐烦】你租不租?不租出去。秦澈:租啊!1200一个月是吧。行,回头就给你,签合同吧!


浩子:【鄙视】靠!不给钱签什么合同!有病吧你!


秦澈:【尴尬】那个出来的时候,太急了,身上就几百块现金。要不然我转账给你?


浩子:快点儿!………………


秦澈:不好意思,我这卡被冻结了,你再等等……


浩子:【鄙视】不会吧,兄弟!你这是卖屁股被富婆踢了吧?装什么精英男,最看不起你这种吃软饭的!出门就带个电脑?你以为你出差来了……


【电话铃声】

秦澈:喂,是我。给我私人账户上打五万块钱……卡全部被冻了。你打到我那张空卡上……嗯,别管我在哪,做的隐蔽点!等等,哎,房东,你银行账号多少?租房信息上说,要先交半年的房租……嗯,你记一下,建行的卡,卡号是……


秦澈:好了,钱转给你了!合同拿来我看看吧!


浩子:你白天上班吗?


秦澈:哦,不上班,就在这呆着。


浩子:那你最好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。【嘀咕】白天不上班,晚上出门卖屁股,真恶心……


秦澈:你刚才说什么?哦对了,厨房我可以用吗?超市在哪?晚上我可以煮饭给你吃。


浩子:超市楼下出门左拐两百米!煮饭的话,难吃就算了!


第二幕:

早晨,浩子的出租房【钥匙开门声】

秦澈:昨晚你去哪里了?


浩子:【疲倦】上班……


秦澈:大晚上的上什么班?一整晚都不回来。


浩子:【不耐烦】我大晚上上班总比你卖屁股强吧!管得着么你!


秦澈:什么卖屁股?房子我打扫干净了,早饭也做好了,吃点儿?


浩子:【疲倦】等我睡醒了再说吧!困死我了!


秦澈:你到底做什么工作啊?怎么这么累?一晚上没睡?


浩子:【疲倦,轻佻】夜班网管!怎么?看不起我啊?


秦澈:没有没有!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


浩子:【敷衍】浩子。


秦澈:【疑惑】耗,耗子?


浩子:【瞌睡】嗯……


秦澈:那你姓什么?


浩子:【不耐烦】老子姓什么管你屁事?


秦澈:那你爸妈呢?


浩子:老子出生的时候,我妈难产死了,那个畜生给我找了个傻逼后……


【愤怒的拍桌子声】

秦澈:【严厉】不管你的父亲怎么对待你,他给了你这条命,你就不应该这样说他!


浩子:那个傻逼后妈不是打我就是不给我饭吃,老子八岁就离家出走了!活到现在算我命大!我他妈的凭什么尊敬他?


秦澈:【后悔】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我向你道歉,没想到……


浩子:滚蛋!老子不租了!等老子睡醒不想看到你还在这个屋子!妈的,都什么玩意儿!房租一分都不给退!!!【大力的关门声】

秦澈独白:第一次遇见浩子,情况是那么的糟糕,我不经意间戳到了他的痛处,看着他炸毛的样子,突然特别心疼这个坚强的男孩,虽然他满嘴的脏话,但是我看的出来,他并不是一个坏孩子。我突然心生一个念头,我想保护他,照顾他,教导他,给他一个家……


第三幕:

【厨房忙碌的声音】【菜摆上桌子的声音】

秦澈:【自言自语】这都下午四点多了,怎么还不醒?


【皮鞋声】【敲门声】

秦澈:房东小朋友,快起床了!你不开门我就进来了!【开门声】


秦澈:你怎么还睡着?醒醒,怎么回事……这么烫!耗子!快起来!


浩子:【虚弱】出去……

秦澈:你发烧了知不知道!我给你倒杯水!


浩子:【虚弱,烦躁】我不想,看到你……


秦澈:别闹脾气,喝点儿水!哎,你眼睛怎么这么肿?哭过?


浩子:【被发现哭过,炸毛】你怎么还没滚蛋!老子不想看到你!


秦澈:我去给你煮个面条吧!


【大口喝水声】

浩子:【无奈】靠!这都骂不走!


【拖鞋声】

浩子:呵!厨艺不赖啊!


秦澈:【担心】你怎么下床了?哎!你发烧了不能吃这些,面条马上就好了。


浩子:【边吃边讲】这是我家!我说了算!管得着么你!嘶……


秦澈:【着急】怎么了?浩子!


浩子:【难受】你给老子下毒了?


秦澈:【无奈】你真是……哎!是不是胃疼?肯定是吃太猛了,让你等会儿你不听!现在好了吧!我扶你去休息!你说你这人,怎么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呢?让你吃点儿早餐去睡觉就是不听……我看你就是欠揍!


浩子:你……废话……真多……


秦澈:【焦急】家里有药吗?算了,我带你去医院吧!


第四幕:

【取款机:您的余额不足……】

秦澈:【自言自语】不会吧?动作这么快!又被查到了?

浩子:【鄙视】呵,穷鬼……


秦澈:对不住啊!我打个电话。


【打电话声】秦澈:我不是让你给我打五万吗?钱呢?


秦霈:【戏谑】二少爷好本事啊!


秦澈:【受到惊吓】【虚心】哥?


秦霈:【不容抗拒】给你三天时间,滚回来!【电话挂断声】


秦澈:对不起啊!我的卡出了点问题……


浩子:【鄙视】没钱装什么大爷!让开!


秦澈:真的对不起,哎你小心点,我扶你……


第五幕:

【敲门声】【开门声】

秦澈:你好,找哪位?


女房东:浩子呢?让他把这个月的房租交了!还有,你是谁?


秦澈:【愣了一会】我,是他表哥。房租多少?要不我替他给了吧?


女房东:900。


秦澈:900?


女房东: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?我这已经很便宜了,我是看在浩子一个人……


秦澈:行行行!900是吧!给……


女房东:签个字!

【关门声】秦澈:浩子,你出来一下!


浩子:干嘛?我还没睡够呢!


秦澈:这房子,房东不是你啊?


浩子:【答非所问】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你的意思!


秦澈:女房东是人证!假合同是物证!你的房租是900,你收我1200,哎,你想不想吃个官司?


浩子:【慌张】你想干嘛?大不了,我还你钱就是了!


秦澈:还钱就不必了,不过你以后最好乖乖的,别惹我生气!要不然,女房东!假合同!


浩子:行了行了!听你的听你的!


秦澈:嗯,那先喊一声好哥哥听听吧!


浩子:无聊!白痴!


秦澈:女房东!假……


浩子:哥哥!好哥哥!行了吧!


秦澈:【得逞】乖!你先好好休息,我替你上班去!


【网吧打游戏声】

秦澈:【内心独白】哎,想我秦家二少爷,居然沦落到网吧当夜班网管!不知道小家伙现在在干什么,他骗了我,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,看他吃瘪的样子,呵呵……有意思。


第六幕:

【网吧游戏声】【手机铃声】

秦澈:喂……怎么了?什么?警察局?浩子,你可真能干啊!我马上就来!


【椅子被推动声】

秦澈:老板!请个假!


网吧老板:干嘛去啊?给你半个小时!要不然扣你工资!


秦澈:老板,我保证在两个小时内回来,半个小时有点儿……


网吧老板:有点儿啥子!你们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越来越浮躁!想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,那日子过的啊!多么的艰辛!哎?上机?有会员吗?


(警察局内)

警察叔叔:(……)嗯,情况我们已经掌握清楚了,根据你弟弟涉嫌寻衅滋事的性质、情节、对社会的危害程度,我们可以依法拘留他三到五天,但考虑他是初犯,自愿认罪,另外还具有自首情节,按照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原则,我们决定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,给你弟弟一个悔过自新,重新做人的机会。


秦澈:谢谢警察同志!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我弟,麻烦你们了!


警察叔叔:行了!这里签个字!人可以领走了。


秦澈:好的!谢谢了!


【脚步声】【开门声】(秦澈带着浩子回到了家里)【关门声】

秦澈:【认真】不听话,净惹事的弟弟,该怎么收拾?嗯?


浩子:【不屑】谁是你弟弟?在警察局里面那是演戏,你还上瘾了!无聊!


秦澈:【认真】演戏?可是我是认真的!


浩子:【嫌弃的看了一眼】有病吧你这人!帮我上了两天班,就自以为是了?


秦澈:晚上窝在网吧里通宵,白天睡一整天,饮食无规律,作息不正常,我觉得你有必要换一种生活方式。


浩子:管得着吗你?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房客!我要是有钱,你以为我会让你住进来?脑子进水不好使吗?


秦澈:我觉得挺有必要给你一个小的教训!


(秦澈将浩子推到沙发上)

浩子:【着急】你干嘛?我草!放手!我胳膊!疼!昂!


秦澈:【警告】向我道歉!


浩子:【倔强】我道你妈……啊!!!断了!


秦澈:【语气加重】女房东!假合同!


浩子:我靠!你有必要抓着一件事不放手吗?


秦澈:那你认不认错?嗯?


浩子:我认,我认!你先放了我!


秦澈:错哪了?


浩子:【喘口气】我错在不该让你住进来!!……嗷!!疼疼疼!


秦澈:你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,不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?


浩子:你,你到底要干嘛?


秦澈:用我家的规矩,教训你!


浩子:我不是你家的!


秦澈:在警察局你承认了!成年人,就该言行一致!所以,我现在正式的宣布,你是我的弟弟了!所以,我奉劝你,最好听哥哥的话!


浩子:我草……嗷!!!


秦澈:还敢说脏话?非得我动手你才听话?嗯?【啪!用手拍屁股声】

浩子:【不可置信】靠!你居然打我!【音效】啊!住手!【音效】我又不是小孩子!【音效】你要不要脸!【音效】啊!你够了!【音效】变态!【音效】啊!!!


秦澈:你再嚷嚷,我就扒了你的裤子打!


浩子:你有本事放了老子!


秦澈:老子?你够能耐的!刚才没打疼你?【源源不断的音效】


浩子:【音效】啊!!我不说了!你放开我!【音效】啊!!


秦澈:闭嘴!啥时候认错了,就放了你!【音效】【音效】……


浩子:我认错,我认错!

秦澈:错哪了?

浩子:【咬牙】我不该闹事进了局子!


秦澈:【严厉,威胁】没了?嗯?


浩子:别别,别打!我不该说脏话!不该不听你的话!不该让你租房子!【音效】嗷!!我不说了!错了错了!哥!哥!


秦澈:【开心】看来你还是可以教的!这次就放过你了!以后就这么喊我哥!(松手,浩子爬起来)【用力的关卧室门】


浩子:【炸毛】搬!立刻搬家!(声音从卧室里面传出来)


秦澈:【爽朗】那我走了?【脚步声】【开门声】


浩子:【着急】你去哪儿?


秦澈:替你上班!


浩子独白: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只相处了几天的陌生人会这样在乎我,带我去医院,替我上班,也许是孤独的太久了,我居然开始依赖他了,他打我,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,靠!我一定是烧糊涂了!


第七幕:

秦澈:【困倦,打哈欠】啊~~你这夜班网管真的太要命了!我替了你四个晚上,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!


浩子:你也知道我不容易?


秦澈:【困倦】嗯,体验一下生活,哦,对了,我帮你把工作辞了!你们老板让你下午去结工资。


浩子:【开心】这么早发工资啊?【反应过来后暴怒】你说什么?靠!秦澈你大爷的!你把我工作辞了?我草!你让我喝西北风啊!


秦澈:夜班网管太伤身体了!你可以试着找一份别的工作啊!


浩子:别的工作我也不会做啊!


秦澈:那就不能换成白班?


浩子:管夜班比白班多拿300快钱啊!


秦澈:我知道你一个人很不容易。就因为你是一个人,所以才要更加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。工作我来帮慢慢找,等会儿,我去拿电脑。


浩子:要不你先睡会。等你睡醒了再帮我?


秦澈:【愣了一下】嗯?好。谢谢!


浩子:你谢我干嘛?


秦澈:谢谢你关心我。那我先去睡了!


浩子:【傲娇】切~矫情!


第八幕:

【手提电脑打字声】

浩子:哎,我说你一天到晚抱着个电脑,当饭吃啊?


秦澈:接点儿私活,挣点外快。要不然没钱花很难受啊!


浩子:小爷刚发了工资,要不要包养你两天?


秦澈:呵,你这熊孩子!


浩子:我看你这样的,也不像是我们这种有了上顿没下顿的人,怎么就跑到我这破地方来租房子了?不会真被富婆赶出来了吧?


【合电脑声】

秦澈:【思索了一下】我逃婚跑出来了。


浩子:【不可思议】哈?逃婚?够厉害啊!


秦澈: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


浩子:果然一副欠揍样!怪不得你的卡会被冻结。


秦澈:我哥给了我三天时间,让我回去……今天是第四天。


浩子:【失落】那就回去呗……你还想赖在小爷我这儿啊?哎,我可告诉你啊!房租一分不给退。


秦澈:【轻快的笑】呵,你是财迷吗?对了,我有正事想跟你说。你愿意做我的亲弟弟吗?


浩子:【不可置信】什,什么意思?


秦澈:让我带你回家,给你一个家!不过,我们家规矩比较大,嗯,怎么说呢,如果有地方做的不好的话,屁股会受点儿罪。


浩子:【疑惑】什么意思?


秦澈:就像上次我把你从局子里捞出来,然后把你摁在沙发上揍一顿那样!不过呢,我上次纯粹是和你闹着玩,在家里可不一样,戒尺什么的,都是实打实的往身上打。


浩子:什么鬼!不过我特别期待你挨揍啊!你这么臭不要脸的,还逃婚!被抓回去的话,一定很惨吧,哈哈哈哈!


秦澈:跟你说正事呢!别笑了……


第九幕:

【开门声】浩子:【开心】我回来啦!新工作找到咯!【疑惑】咦?人呢?秦澈?秦澈?禽兽?靠!这什么鬼?【拿起纸条】“对不起,等我回来。”我靠!老子又不是你的谁!等你大爷啊!操!王八蛋!骗子!


浩子独白:他走了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什么把我当弟弟!去你丫的!【委屈,带哭腔】老子一个人不要太开心……妈的……【擦眼泪声】


第十幕:

欧阳菁:【担心】小澈,你终于回来了!你哥都快让你气死了!回头好好认错,千万别犟。


秦澈:让嫂子担心了。爸那边……


欧阳菁:【小声】你哥替你瞒着呢。


秦澈:谢谢嫂子。那我去书房了……


欧阳菁:跟你哥服个软就好了,乖啊!


秦澈:知道了……


【上楼声】

秦霈:【严厉】跪下!


【下跪声】

秦霈:哼,秦二少爷好本事啊,连逃婚这种事都敢做……


秦澈:澈儿不敢……


【耳光声】

秦霈:【提高音调】逃都逃了你还不敢?还有你二少爷不敢做的事?


秦澈:…………


秦霈:说话!


秦澈:澈儿想求哥一件事,如果哥答应,我一定娶了沈怡宁。


【耳光声】

秦霈:谈条件?【气笑】好!很好!挨了家法,我看你还有没有那么多条件!【打开盒子的声音】


秦霈:你敢做就要有本事担着!沈家那边,我是替你瞒过去了,但是如果你依然执迷不悟,那就不用再姓秦了!


秦澈:哥!我知道错了!


秦霈:给了你三天时间,没想到,二少爷厉害到需要我亲自去请你了!裤子脱了!【乌木戒尺声,每隔三秒落下一记】


秦澈:【一开始没有声音,五六下以后,发出隐忍的疼痛声,十六七下以后发出求饶声。】哥……饶了澈儿吧!……啊……疼……哥哥……


秦霈:这就怂了?二少爷也不过如此啊!


秦澈:【疼痛难忍的喘息声】你明知道我最怕这柄戒尺,你还故意……啊!……哥……


秦霈:故意?哼!家法的意义,不是让你害怕,而是让你敬畏!挨了这么多年的家法,我看你也没长进多少!【严厉】反而越来越糊涂了!逃婚!离家出走!谈条件!我今天非打断你的腿不可!【戒尺声继续】


秦澈:【急促的喘气】哥!哥!我知道错了!我一定娶沈怡宁!一定好好对待她!嘶……我以后再也不任意妄为了!哥!我求你一件事!请你给我五分钟时间!


秦霈:你是越来越放肆了!长大了?


秦澈:哥!我说真的!我,我认了个弟弟!


秦霈:秦二少爷好本事!


秦澈:他叫浩子,是我的房东,这孩子挺可怜的,8岁就离家出走了,能够活到现在真的挺不容易的。我想给他一个温暖的家,哥,您就答应我吧!


秦霈:这事儿,我能决定吗?老爷子那里,我已经替你瞒着了,有本事你自己去说!


秦澈:哥!你就行行好吧!


秦霈:自作主张!你先给我撑好!


秦澈:我都知错了,还打啊?


秦霈:你不该打?


秦澈:该打,可是……【音效】啊……哥!别打腿啊!【音效】啊!哥!【音效】哥疼!


秦霈:哥不疼!


秦澈:【音效】啊!我疼!【音效】啊!……【音效渐低】


第十一幕:

【敲门声】

浩子:来了!【开门声】


浩子:靠!你来干嘛?


秦澈:那天走的太匆忙,没来得及和你说清楚,对不起。


浩子:【傲娇】你想干嘛?房租我可不退!


秦澈:浩子,我们能谈谈吗?正儿八经的那种!


浩子:我们现在不是就在谈吗?


秦澈:不打招呼就离开,是我的错。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,我哥找上门了,他挺生气的。


【脚步声】

秦澈:【皱眉】这才几天没见,你这儿怎么又成猪窝了?


浩子:管得着吗你!烦人!


秦澈:好了好了,你别生气了!我这伤才好,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找你了,我容易吗?浩子,说真的,这次来我是来兑现我的承诺,你愿意当我的亲弟弟吗?


浩子:【赌气】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你觉得我愿意吗?


秦澈:我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,所以,你愿意和我回家吗?家里有疼爱你的父亲母亲,还有哥哥,嫂子,从此以后,你不再是一个人……


浩子:【动摇,嘴硬】让我考虑考虑……小爷我可是很难请的动的!


秦澈:考虑什么考虑!还不抓紧收拾东西!哎算了,别收拾了,走吧!我留个人在这儿替你收拾……


浩子:哎,你干嘛?动手动脚的,我答应你了吗?放手……


秦澈:喊我二哥!没规矩!对了,我可跟你说好了,在家里可不比这里可以任意妄为,大哥很凶的!生气了会打人的!


浩子:靠!那我不去了!你放开!


秦澈:你这熊孩子!我告诉你,大哥生气了,你可千万别顶嘴,要不然他会更凶的……【声音越来越小】


【happy ending】

秦浩:【焦急】嫂子,救我!快点快点!


沈怡宁:怎么了小浩?又惹你二哥生气了?


秦浩:【支支吾吾】我,我在公司惹事了,别说了,嫂子,替我挡一下!


沈怡宁:我说你怎么净惹你哥生气,你就不能省着点力气吗?你都不知道你哥为了你,吃了大哥多少戒尺。你这孩子……


秦浩:嫂子,这次真的不是我先惹得事,二哥对我要求越来越高,我一时改不过来啊!别说了,关门关门!


秦澈:【暴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】秦浩!今天谁都帮不了你!给我到书房跪着去!


浩子独白:等我到了秦家,我才知道,打人的不是大哥秦霈,而是秦澈这个老狐狸!谢谢你,秦澈,愿意在我独自漂泊了十几年以后,给我一个真正的家!感谢你手把手的教导我,鼓励我,包容我,谢谢!

【完结】

都给我看黑板!!!

为了回馈大家的礼物,打赏和点赞推荐支持,更改一下大纲,塞两场拍进去,顺到接下来的剧情中,放心,无缝连接,有凭有据。

另外:

军校不接受复读生,插班生,转学生。再让我看到让周定北“回军校”,我分分钟炸毛拉黑你!

咱就说看文带点常识!

上一章这么香的cp以及隐藏拍,你们都没发现!!!!罚你们重新读,并且划出至少两句关键句子,作为今天的作业!

优秀作业可免费送彩蛋!

第十二章

《峥嵘》 第三部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周定北穿着劣质的军训服跟在寝室其他几个人,踩着点进了教室,没想到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同学,讲台上站着一名穿着一身零七式常服军装的男人,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,他并没有穿外套,只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衬衣,打着领带,这人应该是他们的教官,虽然他并没有佩戴肩章,但是周定北只看了两眼,就知道这个教官军衔不高,说不定也就入伍刚一年的样子吧。

  或许是他们几个来的太晚,引起了教官的不满,那教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们望去,宿舍几个哥们感受到了教官并不太友善的目光,纷纷低下头,去找座位。只有周定北依旧昂头挺胸,与这教官四目相对。

  周定北却一点儿都不胆怯,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,穿军装的他见得多了,他爸的单位里,哪个不是战功赫赫,满身杀气,更何况是眼前稚嫩的大头兵。

  那教官也感受到了周定北不俗的气场,更是好奇的多看了周定北几眼。

  等众人坐定,教官开口了,他简单的自我介绍,然后是对军训的要求和注意事项,军训时间是早上七点到中午十一点半,下午两点到五点半,一一天八小时,一共训练两周,中间休息一天,他又强调了一些要求,比如说不得迟到,早退,要服从命令等等,在众人一阵唏嘘中,教官又一次强调了纪律问题。

  “大家好,我姓夏,你们可以喊我夏教官,明天早上7点我们操场上见,我不希望像今晚这样,我来了,你们还没有到。我到之前,希望你们已经组织好队列,不要让我找理由惩罚你们!那个今晚最后到的男生,你来担任本次军训的班长,希望你以身作则,不要迟到!”

  周定北皱着眉,有些不悦,这教官,看来是跟自己杠上了,选自己当班长,这不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杀鸡禁猴吗?

  “班长,站起来跟大家认识一下。”

  众人“刷”的一下,将头转向周定北这边,多数人都带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,周定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自然是知道教官的目的,他不慌不忙站起来,道:“大家好,我叫周定北,虽然我今天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,但是我并没有迟到,今天同学们来得都很早,看来大家对军训非常有热情,我觉得这是件好事,希望大家继续保持,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不要惹教官生气,小心他惩罚你们哦。”

  说完,周定北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讲台边的教官,教官面色不善,挥手让周定北坐下。

  夏教官又讲了一些细节,会议就解散了。

  第二天,周定北依旧早起去晨跑,拐进操场刚做热身没几分钟,就看到了一队穿着迷彩作训服的人跑进操场,周定北仔细一想,这些人应该是军训的教官们,原来他们是住在学校里的。周定北没有理会他们,按部就班的晨练,晨练完依旧是去食堂吃了早饭,又给宿舍的几位睡神带了早饭,然后回到宿舍,将众人从床上拉起来。

  有周定北这个人行闹钟在,他们宿舍的人,这回想迟到都难。

  军训的第一课,自然是军姿。

  军姿对于周定北来说,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了,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去学习的,至于其他同学就惨了。

  在家里躺了将近三个月,哪里受得了这样高强度的训练,动作自然是歪歪扭扭,一上午的时间,把教官气的不轻。

  昨天在教室,周定北的一句话,让夏教官气得牙痒痒,心想着今天一定要给周定北一个下马威,可是训练了一个早上,都没有挑出周定北一点儿毛病。

  操场上,传来响亮的哨子声,随后,一个洪亮的声音贯穿整个操场:“全体新兵,军姿二十分钟!”

  “啊!天哪!二十分钟!”

  “都累死了……”

  队伍里传来各种抱怨声,周定北翻了一个白眼,才二十分钟就叫累,他在家罚站,哪次不是两小时起步!这些男生简直比女生还要娇滴滴,这让周定北有些烦躁。

  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,可是,军训的时候,却始终抛不开从小就学习的那些东西,自己标准的动作,在这里倒显得格格不入了。

  “你们站好点!总教官马上下来检查!快点快点,别说话!”

  思想正开着小差,却听到教官刻意压低的声音,周定北朝前面一看,果然,一个手拿着哨子,穿着作训服的军官朝这边走来,身边的同学也连忙打起了精神。

  待那总教官走近,夏教官转身敬礼,道:“报告总教官,三班正在进行军姿训练,请您指示!”

  “继续训练!”

  “是!”

  夏教官转身,继续纠正大家的姿势,那个总教官并没有走,而是站在一旁看他们训练,不知是总教官肩膀上的一杠三星太惹人眼,还是总教官散发出来的气场特别强大,队列里的同学们显得格外认真。

  总教官又在他们旁边站了足足十分钟,临走的时候瞅了几眼周定北,道:“第四排第八个新兵,出列!”

  众人还在不明所以之中,周定北从队列里跑了出来,敬了一个军礼。

  “早上那个晨跑的人,是你?”

  “报告总教官,是我。”

  总教官,点点头,道:“非常好,虽然你们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,但是你很有一个兵样,值得大家学习。”

  总教官再一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让周定北归队,然后往另一个班里走去。

  夏教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瞪了一眼周定北,道:“继续保持!还有五分钟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感谢上一章送礼的十几位金主爸爸们!

不好意思,更晚了!!

让我想想怎么补偿大家呢……

无题

最近没有码字的兴趣了……

倩女幽魂手游,爱不释手的家园。

《岳阳晚景》18


“好了,别多想了,老老实实陪我喝几杯,今天我就放过你。”

  “可是他们……”许二娃捧着酒杯,还是有些忐忑,戴五爷这人的脾气,谁都摸不懂。

  “你管他们干嘛?难道我没给他们小费吗?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乐意我点他们台吗?因为我给的小费多啊!”

  哼,我才不稀罕你的小费呢,许二娃偷偷瞪了一眼戴岳阳,又道:“那,那你为什么喜欢打人呢?”

  “怎么说呢,就是想发泄吧。我们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  “那,我还有一个问题,五爷,我问了您能不能不打我?”

  许二娃给戴岳阳倒了一杯酒,讨好似的跟他碰了杯,又一饮而尽。

  “你问。”

  “嘿嘿嘿,我就是想问。为什么五爷今天不打我?哎,我可不是要讨打啊!我不喜欢挨打的!”

  “因为你不喜欢钱啊!想要从我这里捞钱,就挨打,公平。我不会做强人所难的事,那些不愿意挨打的,我从不会点他们第二次,我是出来玩的,但是我不喜欢强人所难。”

  许二娃听了这话,思索了好一会儿,一脸认真,道:“五爷!您是个好人!这一杯,我敬您!”

  说完许二娃一仰头,就把一杯红酒灌进肚里。

  “好人?哈哈哈!”

  戴岳阳像是听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,他笑得眼泪水都都流出来了,戴岳阳足足笑了有一分钟,才道:“这世上,说我是好人的,大概也只有你一个了。说句推心置腹的话,做好人太难了,我不会……”

  许二娃感受到戴岳阳话中的落寞,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只能默默的替他倒酒。

  戴岳阳难得的喝醉了,被保镖架走了。许二娃除了多跑了几趟厕所意外,喝完酒的他,更加神清气爽了。

  许二娃独自一人回到宿舍,看到富贵趴在床上,富贵听到动静,抬起头看到是许二娃,连忙撑起身子,一脸焦急的问道:“二娃!你回家了?你伤得重不重?”

  许二娃走到床边,看到富贵光着腿,那身后显然是上过药的,但是他的身后简直惨不忍睹,他想骂戴岳阳可是又想到戴岳阳说,他们是自愿这样的,又把那写骂人的话憋了回去。

  “他,怎么打你这么狠?”

  富贵没有回答,反而一脸关切,“他打你了没?”

  许二娃摇摇头,道:“你们走后,他就把我放下来,然后我们就喝了点酒。”

  “光喝酒了?”富贵一脸茫然,心想不该啊!

  许二娃思索了一会儿,想着戴五爷确实是打了他来着,可是那几藤条打得并不重,现在都几乎感觉不到疼了,跟富贵身上的伤比起来,这不算是打吧?

  于是许二娃挠挠头,道:“他没打我。”

  “那他给你小费没有?”富贵又问道。

  “嗯,给了两万。”

  富贵听了这话,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,怎么这么多人一起去的包厢,怎么大家都挨打了,二娃却没有,怎么五爷给他才一万,为什么却给了二娃两万?

  这不公平!

  “二娃啊!以后你就不用出台了,五爷已经把你包了,明天给你安排新的宿舍,单人间!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啊!”李主管笑眯眯的走进来,一边走,一边说。他走到许二娃面前,还不忘记拍拍他的肩膀,摸摸他的脸。

  看不出来,是棵摇钱树!

  富贵怎么也忘不掉李主管的嘴脸,他对着许二娃眉开眼笑,而自己趴在床上,李主管却是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。

  今天所有人都被打得这么惨,可偏偏就许二娃完好如初的回来了,大家都拿了一万,可他却有两万,更离谱的是,他居然还被戴五爷给包了!这种好事,怎么全部落在许二娃一个人的身上!

  富贵又想到一件事,昨天,主管来点人的时候,许二娃为什么不拦着自己?

  难道他忘记了被主管罚的时候,还有他被打了,是谁照顾他的吗?

  呵,难为我还把他当兄弟,他倒好,学会巧言令色,攀高枝了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想日更,所以大家给我一点动力,多看看广告,多给几张粮票可好?




第十一章

《峥嵘》第三部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到了晚上,众人为了迎接最后一个室友的到来,决定去学校外面撸串。

  撸完串回到宿舍,一身的烟火味,周定北钻进浴室冲了一个澡,顺手将自己的衣服和袜子洗了,出来后又看到五人埋着头在峡谷里旅游,道:“谁评分最低,谁就去洗澡。”

  周定北靠着过硬的打野技术,将五个人轮流赶到了浴室洗漱,等到众人都洗完以后,周定北退出了战场,却遇到了令他颇为头疼的事。

  浴室的角落,堆着一堆衣服和袜子,那袜子散发出一阵奇怪的味道。

  周定北揉了揉鼻子,道:“别玩了,你们把衣服洗了。”

  刘渊头也不抬,道:“楼道最边上有洗衣房,那里有洗衣机,一块钱就能洗,昨天我就摸清了,夏天衣服少,我们的衣服放一桶就能洗完,省钱!”

  周定北有些目瞪口呆,道:“顺手搓了,五分钟就行了,洗衣机这么多人用,你们不嫌脏啊?”

  刘渊抬起头,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道:“问题是我们不会洗啊!”

  周定北一脸震惊,在他的认知里,洗衣服,煮饭那都是最起码的生活技能,而且是从小就学会的,怎么到了大学,反而不会洗了呢?

  周定北看着埋头苦玩的众人,一脸无奈。

  晚上班级群里选寝室长,周定北因为会洗衣服,五票通过成为了寝室长。

  选完寝室长,周定北又加入到了王者的车队里,评分最低的,下一轮轮空,周定北连续玩了七八局,实在是困得不行,把位置让给了另外一个室友,躺倒在床上。

  “哎,北哥,你明天还去晨跑吗?”刘渊抬起头一脸讨好的模样。

  周定北愣了一秒,道:“知道了,明天给你们带早饭。”

  “我们不吃早饭,北哥能给我们带午饭吗?”

  周定北摇摇头,有些无奈,被子往脑门上一盖,隔着被子道:“带。”

  “北哥,你这晨跑的爱好可真好!”

  “对啊,北哥,你怎么喜欢上这项运动的?我也喜欢!”

  “我也是!”

  “同上!”

  周定北困劲上来了,实在不想回答他们几个的废话,闭着眼睛,脑子里那个问题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  怎么喜欢上这项运动的?

  当然是从小被逼迫的!

  小时候,自己大概才六岁吧,每天早晨五点多就起来,步履蹒跚的跟在周镇南身后练习长跑,凌晨五点,夏季天就蒙蒙亮了,可是到了冬季,凌晨五点天还是漆黑的,北风呼啸,谁家的小朋友不都是钻在暖暖的被窝里睡大觉,可是军区大院里的孩子,就没有那么幸福了。起初他死活起不来,挨了好几顿打,才终于明白过来,晨练是他永远都逃不掉的。

  后来,跑着跑着,就认命了,再后来,跑着跑着就长大了,现在,哪怕是不愿意读军校,也习惯了每天早起去晨跑,晨练这件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刻在生命中了,一天不跑他就浑身难受。

  周定北起得早,晨练完了,校园里还是安安静静的,他独自一人走在空荡荡的学校里,他的心也跟着空荡荡的,这要是换成在军校,操场上一定全是晨训的人吧!

  哥哥这个时候,也一定在出操吧!

  吃了早餐,闲来无事,又绕着学校逛了一圈,虽然今天还是新生报道的日子,但是陆陆续续的,学长学姐们也都回学校了,篮球场也开始热闹起来,当然,最热闹的是早上和晚上,毕竟只有这个时候是不太热的,所以周定北都没回宿舍,就拐进了路边的篮球场里。

  一场酣畅淋漓的球赛下来,周定北认识了不少的学长,还收货了不少女学姐的芳心,被强行加了许多的微信。

  几个女生捧着手机,围在周定北身边,问道:“学长,你是哪个专业的?大几了啊?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?”

  周定北撩起衣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露出八块腹肌,道: “啊?我是新生啊。”

  “天哪!腹肌,腹肌!”

  “学弟啊,你们啥时候军训啊,我们能去看嘛?”

  周定北有些不太适应女生的热情,借机要去吃午饭,连忙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给室友们带了午饭,回到宿舍,发现大家还在酣睡,周定北叹了一口气,一个一个将人叫起来,推去刷牙洗脸。

  “北哥,你跑完步了啊……”刘渊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问道。

  “都到中午了,群里说明天就开始军训了,我怀疑你们这样是怎么考上大学的。”

  “不是我们不好好学习,而是暑假将近三个月太安逸了,谁像你啊,每天都出去跑步,北哥,你都不睡懒觉的吗?”

  “我没那么好的命!我从小就被要求晨练的。”

  “北哥,你家老爷子不会是军人吧?那你怎么不去读军校啊?”

  刘渊一句话就将周定北噎得死死的,周定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渊的话,有些不耐烦的将他赶去洗漱。

  下午,作为寝室长的周定北尽职尽责的领了军训的衣服和帽子,又对刘渊他们说道:

  “晚上406小教室集合,教官会过来跟大家见面。”

  周定北将衣服一件一件的交到舍友手里,留下最后一套抱在怀里。

  上衣是普通的圆领T恤,印着迷彩的图案,裤子是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军绿色,看起来又肥又大,还有一根硬得不行的劣质皮带,鸭舌帽上也印着迷彩图案,翻看里面,全是线头。

  周定北微微皱眉,在他的印象中,父亲的军装永远是一尘不染的。衬衫熨烫得笔直,就连一个褶子都没有,领带上还有五角星的暗纹,皮带质量很好,扣头上也有一个五角星的图案,外套被又平又宽厚的肩膀支撑着,看起来是那么服帖,裤腿笔直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那双黑色的皮鞋,永远都是锃亮反着光的,踹到人身上,也是非常疼的。

  再看看手里的衣服,周定北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,部队的军装,他从小看到大,却又从来不曾穿过,现在,他却只能穿这种劣质的训练服,哪怕上面印着迷彩图案又能怎么样?毕竟不是真正的军装。

  天壤之别吗?

  “哇,群里说晚上开会要我们穿军训的衣服过去,这裤子,都能塞两个我了,这怎么穿啊!”

  “对啊丑爆了!我家抹布质量都比这个好。”

  众人吐槽期间,周定北已经换好了衣服,他仰头挺胸站在落地镜前看着自己,在镜子里看到刘渊把裤子扔到了地上,转过身喝道:“捡起来!”

  刘渊哆嗦了一下,看着一脸怒气的周定北,吞了吞口水,捡起裤子的同时,嘀咕了一句:“莫名其妙。”

  周定北吼完这一嗓子有些后悔,这里不是部队,而是大学里,他们这个样子才是正常的,而自己,五点起来就去晨跑,才是那个另类吧!

  他后悔吗?

  他不知道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昨天状态不太好,让大家等久了!

感谢大家送的礼物!时隔太久,就不艾特大家了!

下一章依旧是500赞以后哦!